诉着,他的肥嘟嘟的猪崽

  • 时间:
  • 浏览:403
  • 来源:污sungame备用网站_韩漫污韩漫在线看免费_羞羞sungame备用网站_无删减韩国sungame备用网站在线阅读
  • 明,金光照着咱庄稼人,妇女解放翻了身,翻呀么翻了身。    

    第四卷第53节 金童,吃奶!

      我在纪琼枝的音乐课上,表现出了出众的记忆力和良好的音乐素质。尽管《妇女解放歌》刚唱到‘妇女在最底层’的时候,母亲就捧着用白毛巾包着的那只盛着羊奶的奶瓶站在柳木棍子窗棂外,一遍又—遍地低声呼唤着我:    

      “金童,吃奶!金童,吃奶!”     

      母亲的呼唤和羊奶的味道严重地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但临近下课时,能够完整、准确地唱出《妇女解放歌》的,也只有我一个。纪琼枝对四十个学生中的唯一,给予了慷慨的表彰。她询问了我的名字,并让我第二次站起,再次把《妇女解放歌》演唱了一遍。纪琼枝刚刚宣布下课,母亲便把奶瓶从窗棂间递了进来。我犹豫着。母亲却说:    

      “儿呀,快吃奶,你这么有出息,娘真为你高兴。”    

      课堂上响起窃笑声。    

      “接着呀,孩子,这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母亲说。    

      纪琼枝焕发着清新的牙粉味道走到我的身边,她潇洒地拄着教鞭,友好地对窗外说:“大婶,是您啊,以后上课的时候,请不要来打扰。”她说话的声音让母亲一怔。母亲的眼睛努力往里张望着,恭敬地说:“先生。这是俺的独生儿子,从小就惯成了毛病,不能吃东西,小时靠吃我的奶活,现在靠吃羊奶活。晌午头羊奶下得少,他没吃饱,俺怕他顶不到黑儿……”母亲啰唆着。纪琼枝笑了,盯着我,说:“接住吧,别让你娘捧着啦。”我脸上发烧,接进奶瓶。纪琼枝对母亲说:“这样怎么能行呢?要让他吃饭,将来他大了,上中学上大学,难道还要牵着一头奶羊?”我想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学生牵着奶羊走进教室的情景,于是她并无恶意地、爽朗地笑了。“他多大了呀!”她说。“十三岁,属兔子的,”母亲说,“俺也愁得慌,可他吃什么就呕什么,肚子还痛,痛得冒汗珠子呀,怪吓人的……”我不高兴地说:“行了,娘!别说了,娘!我不喝了!娘!”我把奶瓶递出窗去。纪琼枝用手指弹弹我的耳朵,说,“上官同学。别这样,这习惯,要逐渐改。喝吧。”我转脸看着那些在幽暗中闪烁的眼睛,感到耻辱无比。纪琼枝说:“你们都记住,不要拿别人的弱点开心。”说完她便走了。    

      我面向墙壁,用最快的速度,吸干了奶瓶里的羊奶。然后把奶瓶递出去,说:“娘,你再也不要来了。”    

      课间休息时,一向猖狂做乱的巫云雨和丁金钩变得规规矩矩,坐在板凳上发呆。肥胖的方书斋解下裤腰带,踏着桌子,把腰带搭上梁头,表演着上吊的游戏。他摹仿着寡妇尖细的嗓音,呜呜地哭着,诉着:二狗二狗好狠心呀!两手一撒归了西呀!撇下了小奴家夜夜守空房啊,心里边好像有—只虫子钻呀,还不如上了吊—命归黄泉啊……    

      哭着诉着,他的肥嘟嘟的猪崽脸上,竟然真的挂上了两行泪水,鼻涕也二龙吐须,漫过了嘴唇。“我不活了,”他嚎着,踮起脚尖,把脑袋钻进裤腰带挽出的套子里。他双手把着套儿,身体往上耸跳着,跳一下叫一声:“我不活了呀!”再跳一下又喊一声:“我活够了呀!”教室里—片古怪的笑声。余恨未消的巫云雨双手按着桌子,像马—样撩起后腿,把桌子蹬翻,方书斋肥胖的身体突然悬了空。他尖声嚎叫着,双手死死揪住绳套,两条小短腿胡乱蹬歪着,蹬歪着,越蹬歪越慢,越慢,他的脸发了紫,嘴吐白沫,发出“噗噜噗噜”的垂死挣扎的声音。“吊死人啦!”几个年龄较小的学生惊恐地喊叫着冲出教室,在院子里跺着脚继续喊叫:“吊死人啦!方书斋上吊了!”方书斋的双臂软绵绵地下垂,胡乱蹬歪的双腿不蹬歪了,肥胖的身体猛然地拉长了。一条响屁,像蛇一样从他的裤腿里爬出来。院子里,学生们没有目标地跑动,从教师办公室里,蹿出了音乐教师纪琼枝,和几个不知道名字、更不知道他们将要教什么的男人。“谁死了?谁死了?”他们大声问询着向教室跑来。校园里尚未来得及清除的建筑垃圾磕绊着他们的脚。一群既兴奋又惊慌的小学生在他们前边奔跑着,因为频繁回头他们被磕绊得趔趔趄趄。纪琼枝跳跃着,宛若一头母鹿,几秒钟的工夫,她便跑进了教室。突然由阳光明亮的院子进入昏暗的教室,她的脸上出现了迷茫的表情。“在哪儿?    

      ”她喊着。方书斋的身体像一只被宰杀的猪的尸体,沉重地落在地上,那根黑布条子拧成的腰带断了。    

      纪琼枝蹲在方书斋面前,拽着他的胳膊把他翻得仰脸向上。我看到她皱着眉头,嘴唇噘起,堵住了鼻孔。方书斋臭气逼人。她伸出手指试了试他的鼻孔,又用指甲掐住了他的人中。她脸上出现了凶狠的表情。方书斋的胳膊举起来,拨拉了一下她的手。她皱着眉头站起来,踢了方书斋一脚,说:“站起来!”    

      “是谁蹬倒了桌子?!”她站在讲台上,声色俱厉地问。“我没看到。我没看到。我也没看到。”“那么,谁看到了?或者,是谁蹬倒的?敢不敢英雄一次?!”大家都死死地垂着头。方书斋呜呜地哭着。“你给我闭嘴!”她拍着桌子说,“想死,实在是太容易了,待会儿我教给你几种死法。我就不相信,会没有一个人看到那个蹬倒桌子的人。上官金童,你是个诚实的孩子,你来说。”我垂着头。“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她说,“我知道你害怕,有我给你做主,你不要怕。”我抬起头,望着她那张革命的脸上美丽的眼睛,清新的牙粉味道从记忆中漾起,我沉浸在一种秋风的感觉里。“我相信你有这个勇气,敢于揭发坏人坏事,是新中国少年必须具备的品质。”她朗朗地说着。我微微往左一侧脸,但随即便碰上了巫云雨威胁的目光,我的头又一次深深地垂下了。    

      “巫云雨,站起来吧。”她平静地说着。“不是我!”巫云雨大叫着。她微笑着,说:“你急什么?嚷什么?”“反正不是我……”巫云雨用指甲抠着桌子,低声嘟哝着。她说:“巫云雨,好汉做事好汉当嘛!”巫云雨抠桌子的手指停住,头慢慢地抬起来,脸上渐渐狼起来。他把书本扔在地上,用蓝包袱皮,包起石板和石笔,夹在腋下,轻蔑地说:“是我蹬倒的又怎么样?这个王八蛋学,老子不上了!老子本来就不愿上,是你们动员老子来上的!”他傲慢地向门口走去,他的身体那么高,骨节那么大,完全是一个粗野而蛮横的男人的形象和做派。纪琼枝站在门口,挡住了他的去路。“闪开,”他说,“你敢把老子怎么样?!”纪琼枝甜美地笑着说:“我要让你这种下贱坯子知道,”她飞起右脚,踢中了巫云雨的膝盖,“坏蛋做了恶”,巫云雨“哎哟”一声跪在地上,“是要受到惩罚的!”巫云雨把腋下的石板对着纪琼枝撇过去。石板击中了她的胸脯。她抱着受伤的乳房呻吟了一声。巫云雨站起来,外强中干地说:“你以为我怕你?俺家三代雇农,姑家姨家姥姥家,都是贫农,俺娘是在要饭的路上生了我!”纪琼枝揉了揉乳房,说:“真不愿让你这条癞皮狗弄脏了我的手,”她双手交错,按得手指的关节“叭叭”响,“别说你家三代雇农,就算你家是三十代的雇农,我也要教训你!”她说着,闪电般捅出一拳,打在了巫云雨腮帮子上。巫云雨怪叫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摇晃着,第二下更沉重的打击落在了他的肋骨上,紧接着又是一脚,踢中了他踝骨。他瘫在地上,像个小孩子一样哭起来。纪琼枝卡着他的脖子把他提拎起来,微笑着看着那丑陋的脸,然后拧着他交换了位置,用屈起的膝盖顶了一下他的小腹,手掌往外一推,巫云雨便仰面朝天跌在一堆烂砖头上。“我宣布,”纪琼枝说,“你已经被开除了。”    

    第四卷第54节 大哥,放了我吧(1)

      他们每人握着—根柔软的桑树枝条,在学校通往村庄的小路上拦住了我。太阳光线斜射过来,他们的脸上都闪烁着蜡一样的黄光。巫云雨的蟒皮帽子和肿了半边的脸,郭秋生毒辣的眼,丁金钩黑木耳一样的耳朵,还有村里以奸滑著名的魏羊角黑色的牙齿,上述一切都在黄昏的温柔光线里放着各自的光彩。小路两边是流淌着脏水的沟渠,几只羽毛凌乱的鸭子在脏水里呷呷地叫着。我贴着小路的倾斜的边缘,试图从他们身边绕过去,魏羊角伸出桑枝拦住我。“你要干什么?”我胆怯地问着。“干什么?小杂种,”两片眼白像夜蛾子一样在斗鸡 眼里扑楞扑楞闪动着,他说,“我们今天要教训教训你这个红毛鬼子留下的小杂种!”“我没惹你们呀。”我委屈地说着。巫云雨手中的桑条抽在了我的屁股上。一道灼热的痛疼在我屁股上飞窜着。四根桑条交叉着抽在我的脖子上、背上、屁股上、腿上。我大声嚎哭起来。魏羊角摸出一把很大的骨头柄刀子,在我脸前晃动着,威胁道:“闭嘴!再哭就割你的舌头,剜你的眼,镟你的鼻子!”刀刃上游走着寒冷的光芒,我恐怖地闭住了嘴。    

      他们用膝盖顶着我的屁股,用桑条抽着我的腿肚子,像四条狼,驱赶着一只羊,往田野的深处走去。路两边沟渠里的水无声地流淌着,沟渠里发散着因为黄昏逼近而愈加浓重的腐臭气味,一串串细小的气泡从水底升腾起来。我几次回头央求着:“大哥,放了我吧……”但央求来的是密集的枝条抽打。我几次嚎哭,但招来的是魏羊角的威胁。我唯一的选择便是不出声地、忍受着他们的打击,走向他们要我去的地方。    

      越过一道用庄稼秸秆搭成的草桥,在一片茂盛的野蓖麻前,他们命令我停下来。我的屁股已经湿漉漉的,不知是血还是尿。他们的身上披着血红的阳光,排着一列横队。那四根桑条的顶端已经破烂,显出黑色的绿。野蓖麻肥厚的叶了大得像团扇一样,拖着大肚子的蝈蝈在叶片上凄凉地叫着。辛辣的蓖麻花气味让我热泪滚滚。魏羊角讨好地问巫云雨:“大哥,你说吧,咱们怎么收拾这个小子?”巫云雨摸着肿胀的腮帮子,哼唧着:“我看,杀了这个小子!”“不行,不行,”郭秋生说,“他姐夫是副县长,他姐姐也是个官,杀了他我们也活不成。”魏羊角道:“杀了他,把死尸拖到墨水河里去,几天后就冲到东洋大海里喂了王八,鬼都不知道。”丁金钩说:“我可不参加杀人,他姐夫司马库那个杀人魔王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钻出来,杀了他小舅子,只怕咱家里连人芽儿也剩不下一根儿。”    

      他们讨论我的前途和命运时,我竟然像一个无关紧要的旁听者一样,没有恐怖,也没想到逃跑。我沉浸在一种迷醉的状态中。我甚